文苑撷英

薛生旭 散文——《故乡的腊八节》

作者:薛生旭     时间: 2019-01-15     点击:6707次    分享到:

ag环亚娱乐平台 www.shuitacu.cn 故乡的腊八节


最近在读唐诗,当读到“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”时,猛然想到,这一两天就是腊八节了。每当这时,我就会回想起小时候的腊八节了。便赶紧打了个电话给一千公里外的母亲,和母亲在电话里回味了我童年的腊八节。

腊八节,自古有之,俗称“腊八”,是农历十二月初八。古人有祭祀祖先和神灵,祈求丰收吉祥的传统,现在人们过腊八节也是延顺着古人的智慧和习俗,寓意着吉祥,庆祝丰收。中秋是团聚,过年有回家。而我最不忘不了的是腊八节那天吃的焖饭了。

小时候家住在农村,生活较贫困,基本是靠天吃饭。尤其是到了冬季,没有一点绿色蔬菜,更吃不上几顿面条,每顿饭都是土豆熬酸白菜盖在盛着纯小米饭的碗里。小时候我嘴比较馋,总是吃不下这酸菜米饭。到了腊八节这天,母亲会花两三块钱在村里杀了猪的人家里买一块五花肉,剁成小小的肉丁,再加上一碗生的黄米糯米,也叫软糜子的黏性米,和着一些从家山脚下取来的石头缝流出来的水,倒进后灶的大铁锅里,盖上锅盖,不断的用柴禾焖煮。我经常是不断加柴禾的人,一个小时左右,锅里的香气就充盈了鼻孔,总让人及不可待。等到熟了以后,母亲就给我们每人盛上一碗,我便狼吞虎咽的吃起来,母亲总是笑呵呵的说“慢点慢点,锅里还有,别噎着”。这焖饭啊,是香中带黏,黏里有香,进口入喉,这香,把全身的汗毛都顶起来了。

母亲总是最后一个吃,她说肉和油都在锅底上,吃着更香,可这个时候我已经吃的很饱了。父亲座在炕头,抽着旱烟,笑着迷上了眼,本来父亲的眼睛就小,这一下更是看都不到眼球了。若有来串门儿的人,母亲会给盛上一碗,串门儿的人也是客气的拒绝了,因为这一天全村人都是吃的是焖饭。

腊八粥却没那么讲究了,只是用一小勺小米和一把绿豆熬一锅小米绿豆粥,吃点秋季泡的咸菜,这就算是喝了腊八粥了。那时候条件不好,很多粮食是要拿去卖钱的,要准备我们兄妹来年的学费。

这样的焖饭和腊八粥伴随我一直到上初中,从上初中开始到工作,因为常年不在家,就再也没有吃过那么令人回味无穷的食物了。不觉已将是而立之年,在外参加工作也已然五六年了,老家山脚下的那股清泉还在流着,那口煮焖饭的大铁锅也在,每年的腊八节也还是会来临,却没有小时候那种香气盈体,口水直流的焖饭了。

站在汉水江畔,望着悠悠东流的汉江,看着那时光机带走了一代人的思念,却只留下童年故乡腊八节的回忆。

(陕钢集团  薛生旭)

上一篇:吉飞鹏 诗歌——《钢城秋恋》 下一篇:田玉民 散文——《为什么春节回老家》